5nd音乐网 猪价格网 天气网 种养致富网 长发网 火影忍者 TXT小说下载网

新用户注册

完善资料

选取头像

上传头像

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,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

头像

预览

忘记密码

设置新密码

城市

《怒》作者新书,关于东京的一出复仇喜剧和现代童话

曾梦龙2017-12-18 18:30:23

吉田修一是跨类型小说的能手,而且他对市场的触觉十分敏锐,清楚知道怎样才可以抓紧读者的眼球?!毡狙俏幕芯空?汤祯兆

作者简介:

吉田修一(Yoshida Shuichi): 1968 年生于长崎。 1997 年以《最后的儿子》获文学界新人奖。 2002 年以《同栖生活》获第 15 届山本周五郎奖,并以《公园生活》获第 127 届芥川奖,彰显其跨界大众小说和纯文学的才气。 2007 年在《朝日新闻》连载《恶人》,获第 61 届每日出版文化奖,第34届大佛次郎奖。 2010 年,《横道世之介》获第 23 届柴田炼三郎奖。

吉田修一专注于描写日本都市年轻人的生活状态。其作品有着丰富的面向,既有温情如《横道世之介》,也有散淡背后隐藏惊悚的《同栖生活》,或是借罪案揭露人性幽微的《恶人》和《怒》。而荒诞戏谑的小人物列传《平成猿蟹合战图》,则是作者写下最想目睹之风景的现代童话。

书籍摘录:

第一景(节?。?/strong>

真岛美月避开室外机的热风,蜷缩着坐在台阶上。商住两用楼之间的两台空调室外机源源不断地冒出热风。在美月腿上哭闹的婴儿终于平静下来,热风直接吹到美月的后背,她腋下积攒的汗水一下子流到乳房下方。汗水从全身冒了出来,连抱着孩子的胳膊都变得湿漉漉的。美月温柔地将婴儿被汗水打湿的额发捋上去,婴儿好奇地望着她的指尖。

美月坐在中式按摩店“夜来香”和夜总会“CELL”的招牌之间的夹缝里。谁都以为没人会待在这种地方吧,她已经坐在这里休息了将近二十分钟,仍没有人注意到她。

这里路上的行人并不少,虽然不在歌舞伎町的大路上,要从那里拐过两个胡同才能到,但是依然有很多空出租车不停地从眼前驶过,还有一些醉酒的客人或女招待路过,差点踢翻“夜来香”的招牌。

出租车在狭窄的小路上缓缓前行。发动机的声音、喇叭声、醉酒客人和女招待的笑声、附近酒吧传来的大音量的音乐声,与身后室外机的声音混杂在一起。美月却反而感觉周围鸦雀无声。

在“朱薇尔”,音量大小是固定的。旁边公寓的居民来抱怨过好几回,说俺们卡拉OK的声音太大。所以,治美妈妈桑就在音量控制按钮上贴上胶带,防止客人调大音量。

美月想起酒吧开门前,治美妈妈桑总要蹲在大型卡拉OK机前,一遍遍地贴透明胶带。想到这里,美月不禁有些怀念,脸上泛起微笑。

美月离开长崎的五岛福江岛,已经是前天的事了。刚从岛上离开三天,却感觉好像有半年没见妈妈桑了。高一退学后的这三年时间里,每天晚上在酒吧里都能见面,也难怪刚一离开就开始思念。尤其是妈妈桑的声音,真是太令人怀念?!鞍?,美月,亦竹酒还有剩吗?”

她突然感觉到一道视线,抬起头来,发现停在前边的出租车后座上坐着的中年男人,正紧紧地盯着蹲在招牌之间的自己。美月护住孩子,挡住了那道视线。室外机的热气一下子吹到脸上,孩子哭闹起来。幸好出租车很快便开了起来。美月向孩子说着“对不起,对不起”,又将湿漉漉的后背转向室外机。

两天前,坐上早晨七点三十分从福江港口出发的波音水翼船,首先到了长崎港。水翼船的船票比渡轮贵,原本美月是想尽量节省开支的,但妈妈桑说,小孩要是晕船就麻烦了。于是,美月就老实地听从了妈妈桑的忠告。其实,她原本也想体验一次水翼船。

父母身体都还好的时候,美月去过长崎很多次。在大商场里买过东西,在中华街吃过什锦面,还坐过一次缆车,看了长崎的夜景。

美月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母亲咲惠去世了。母亲原本肝就不好。去世前半年她独自离开小岛,住进长崎的大学附属医院,病情突然恶化。那年暑假美月去探望母亲,没想到竟成了永别。当时,咲惠的身体状况应该已经很糟糕了,但她仍旧为前来探病的女儿,偷偷地跑出病房,在附近的咖啡馆买了草莓芭菲。

母亲住院后,美月和在福江岛上开出租车的父亲一起生活。咲惠去世后,年幼的美月承担起所有家务。父亲由和对待工作一丝不苟,可一到休息日就泡在小钢珠店。

母亲去世后,美月只离开过小岛两次。一次是上小学的时候,学校里组织修学旅行,去熊本的阿苏。第二次是上初中的时候,也是修学旅行,去的是京都。

美月之所以高中辍学,有经济方面的原因,但归根结底,主要还是因为她压根儿就不喜欢学习。她上的那所高中,虽然是一所县立高中,但一个年级的学生总共也就四十名左右。正因为学校太小,所以其中若是有一个学生学习跟不上,就会特别显眼。

美月高中辍学后,马上去了位于岛上最繁华地段荣町的酒吧“朱薇尔”工作。当然,以前没做过女招待,一开始总归有些担心。但那里的妈妈桑石野治美是母亲咲惠的发小,美月从小就认识。咲惠去世之后,妈妈桑也总是事事帮衬美月,所以她很快便适应了那里的工作。

其实,也可以说美月之所以下定决心退学,就是因为已经打定主意去“朱薇尔”工作。当然,她事先找妈妈桑商量过。起初妈妈桑劝她说:好不容易考上了高中,好歹撑到高中毕业吧。但是,当美月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将惨不忍睹的成绩单拿给妈妈??垂?,妈妈桑也不再说什么了。

其实,即便高中辍了学,只要留在岛上,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。美月不忍心将父亲一个人丢在岛上。而且,她既没有勇气也没有意愿离开这座小岛,去外面闯荡。

当时,美月朦朦胧胧地开始在心中描绘自己的未来。在酒吧工作期间,说不定能遇到一个好人。那个人若是这座岛上的人就最好了,如果是长崎或者福冈的人也没关系。并没有觉得一定要什么样的人才好。父亲相对比较朴实,所以只要不是那种爱打人耍酒疯的男人就没有关系。那个人要对自己好,好好工作。而且,还有一点,就是那个人一定要对他们将来生的孩子好。她觉得自己某一天会在“朱薇尔”遇到这样一个人。

前天早晨,水翼船抵达长崎港。美月先给孩子换了尿布。在游艇乘船口的卫生间给孩子换尿布时,打扫卫生的阿姨看着美月手戴塑胶手套换着尿布,一脸羡慕地说:“哎呀,这孩子长得真俊。要不是在打扫卫生,俺真想抱抱他哩?!?/p>

然后,她又伸头瞧了一眼脱掉尿布的婴儿,问道:“男孩?”美月“嗯”了一声,迅速地为婴儿擦了屁股。

在船上,瑛太一次都没有哭。他一直伸着手,想要去抓跟着船一起飞过来的海鸥。

“小、海、鸥?!?/p>

美月慢慢地告诉孩子这种鸟儿的名字。

从长崎港的汽车站开往博多的高速巴士,两个小时左右即可抵达。巴士虽然满员,但座位宽敞舒适,即便抱着瑛太也不感觉憋屈。旁边坐着一个与美月年纪相仿的女孩。原本想问一下她从终点站西铁天神汽车总站到中洲怎么走,但是见那个女孩一上车便拿出一本看起来很深奥的书读了起来,结果到最后美月也没敢开口跟她说话。

瑛太在汽车上也没有哭,原本美月最担心的是万一瑛太在满员的汽车上哭起来该如何是好。汽车抵达西铁天神汽车总站的时候已经下午一点多了。听说朋生打工的那家牛郎店从夜里八点开始营业,所以即便朋生提早到店里上班,也还要等七个多小时。

想到要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待上七个小时,美月就已经感到身心俱疲,这才想起自己早晨只吃了一个饭团。

爸爸有没有好好吃午饭呢。说在营业所的食堂吃,到最后肯定还是回家吃。啊,忘了把青花鱼块拿出来了。味噌汤要热热喝了啊。俺好不容易做的。

美月担心父亲吃饭问题的时候,自己的肚子也咕噜噜叫了起来。

走出汽车总站,她想找一个可以大大方方进去吃饭的小饭馆。但商场林立的大街上,每家餐馆看起来都很贵。到了一天中最热的时候,汗水很快从被汽车空调吹凉的身体中喷涌出来。美月拿着一条印有米老鼠花纹的新毛巾,不停地擦着脖子和手腕。现在正好是午饭时间,巷子里的所有餐馆都挤满了人。虽然也找到一家看起来很好吃的意大利面餐厅,但是看到颇有情调的餐厅里都是年轻女孩结伴用餐,而自己一个人还带着孩子,就有些不好意思进去了。

最后,美月实在饿得厉害,终于决定去麦当劳。这里的点餐台前面也排了长队,幸好遇到一个好心的店员。那个女孩见美月一边抱着孩子一边拿餐盘,便帮她将餐盘送到靠窗的桌子上。

“几个月啦?”

触到瑛太手指的年轻店员问道。

“马上就六个月了?!泵涝禄卮?。

嗓子干得厉害,喝了一口香草奶昔,感觉美味极了。由于从早晨就一直紧绷着神经,吃了吉士汉堡后突然有些发困。

通过岛上的旅行社预订的商务旅馆与这家麦当劳近在咫尺。办完入住手续后,走进房间。房间很小,窗外紧邻另一栋楼的墙。但是,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终于可以不用再介意别人的眼光,美月喂瑛太吃完奶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

朋生打工的那家牛郎店“DEEP”位于中洲运河沿岸一栋商业大楼的六层。美月一手抱着瑛太一手拿着地图,好不容易找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。然而,大老远找来的美月原本以为自己终于能见到朝思暮想的丈夫,可她的期望却被无情地打破。

美月战战兢兢地推开牛郎店厚实的大门。光线昏暗的店里站着一个半裸的年轻男人,冷生生地说道:“还没开门呢?!泵涝禄琶馐停骸澳愫?,我来找真岛朋生……”男人一边穿衬衣,一边走了过来,直瞪瞪地看着美月怀中的瑛太。

吉田修一

“请问,真岛……”美月重复道。

“哦,朋生啊,已经不在这里了?!?/p>

“???”

“你是朋生的……”

“我是他太太?!?/p>

“???……???”

这个皮肤白皙、看上去病恹恹的男人左右打量着美月和瑛太。这个自称冈田的男人与朋生同岁,两人关系似乎不错。据他说,朋生大概在三个月前离开了这里?!暗瓿に嵌疾恢滥?。这小子去东京牛郎店打工去了?!蹦腥烁嫠咚栉杓款患业甑拿?。

男人又问了她几次是否真的和朋生结了婚。每次美月都点头说“是”,但他好像始终无法相信。

美月已经一个月没有朋生的消息了。他刚离开海岛到博多的这家牛郎店上班的时候,三天两头打电话回来,向美月炫耀,比如店里生意多么好,今天又赚了多少钱……但是,没有任何征兆,就突然不打电话回来了。因为手机还是通的,所以美月仍旧每天给他发送瑛太的照片。起初以为他只是太忙,没想太多,但一周两周过去后,便逐渐担心起来。美月与住在一起的父亲商量,谁知父亲根本不理,只说道:“别那么大惊小怪的,马上就会跟你联系啦?!迸笊肟5?,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不愿跟父亲住在一起,因此美月也没法指望父亲给自己出主意。而且,“朱薇尔”的治美妈妈桑也说些让人费解的话:“我听说朋生要去福冈的时候,就有不祥的预感啦?!辈还苁歉盖谆故侵蚊缆杪枭?,都总是只看到朋生的缺点,对他的优点视而不见。

由于下周为瑛太预约了疫苗接种,所以美月等了一周,然后才去了福冈。她总觉得朋生或许是病倒了,正在牛郎店提供的高级公寓里卧床不起。

美月决定在博多的商务酒店住一晚,第二天早晨去东京找朋生。她不知道朋生为什么一声不响地就消失了,忍不住思考其中缘故,但想了半天后,又开始觉得朋生或许是想在东京安顿下来后再与自己联系,反正只要明天见到朋生就真相大白了,便看着怀中熟睡的瑛太,自己也睡着了。


题图为原著改编电影《怒》剧照,来自:豆瓣

喜欢这篇文章?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,每天看点不一样的。